追蹤
天下雜誌‧童書出版
關於部落格
  • 18520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當老師PK老師

 少子化,招不到學生,讓國中小老師開始面對變動的撕裂。一九九九年,台灣的國中生總數首次跌破百萬,今年尚有九十五萬,預計三年後,也就是二○一一年,國中生總數會降到八十七萬。

 就像企業的訂單少了,得提起勁到前線搶訂單一樣,國中也開始互搶「生意」。國中校長紛紛到國小演講,也有國中開著宣傳車到國小宣傳。怎麼樣的學校搶得到學生,不至面臨經費縮減、人員被裁的命運?

 前教育部長郭為藩發現,過去十年,推動教育改革者擁抱的是新自由主義路線,基礎教育強調競爭與效率,經費的分配是根據學校表現,表現愈好給愈多錢。所謂表現好,除了學習風氣,基測也是關鍵。

勸說後段學生不要報考
 說起話來中氣十足,充滿教育理想的台南市延平國中校長戴明輝回憶七年辦校之路,他說招生是最大的壓力。自從學校爭取到英語實驗班後,去年有七位學生考上台南一中,延平中學的學生慢慢增加到五百多位。「很明顯,升學率沒起來是招不到學生的,」戴明輝感慨升學不是罪惡,卻是國民教育的主流價值。

 即便升學壓力不大的東岸,一位國中主任也提及,學校PR值是否提升,是上級指導單位補助的依據。甚至有學校為了讓基測業績好看,技術性勸說後段學生不要報名考試。這種逐基測而居的價值,誘發教育市場許多不可思議的荒謬行徑。

 前陣子,台北市北區一所國中在學生大量流失五年後,突然學生回流,原因是該國中去年公立高中錄取榜單漂亮。台北市國中家長聯合會總會長許永佳形容其中荒謬,「老師沒變、學校沒變,客觀環境沒變,考試業績一起來,家長就跟著來了。」

 升學主義一面倒,壓制教改原本要達成的多元智能,成為五萬多名國中教師最大的痛,也影響國中的校園文化。文化上,最讓老師受挫的是師生衝突增多、工作壓力加大、以及老師嚴重被分類。

老師也被分成一、二軍
 師生衝突多半來自學生與父母的主體性增加,有不少老師因教養概念與家長不同被檢舉,老師變得小心翼翼。有些升學壓力大的學校,會私下依老師帶出的升學率,區分老師為一軍、二軍、三軍。一位在國中擔任輔導工作的老師,戲稱自己只是小兵。

 雖然師資培育多元化已邁入十四年,國中老師平均年齡也下降至三十七歲,但為什麼新血無法抗拒這錯誤的文化?台中縣副縣長張壯熙觀察到,因為社會從不因為校長或老師帶起後半段學生,而給予支持。不僅如此,目前教育體系尚未有足夠的經費、人力,進行多元課程、評量的設計。清大學務長賀陳弘分析,即使有多元背景的老師進來,最後也都融入考試優先的主流。

 不少對教學有進步觀念的老師異口同聲指出,現在老師對學生的要求只是安靜、念書、考好成績;段考電腦閱卷結束,老師開始比各班成績,自動形成競爭。「他們希望學生上課姿勢不歪不斜,不然會被登記下來,」一位老師說,愈走升學的學校,管起學生都有點像軍隊,監督力量很大。

 目前的校園氣氛,普遍比教改前更冷漠、被動、討論風氣不佳。例如,過去國中採導師遴選制,由學校選擇適合的老師擔任導師。但現在的趨勢是,沒人願意當導師,要求導師採輪替制。導師每個月僅兩千元的補貼,卻得七點半到校、放學輔導學生、陪學生吃中飯、打掃、與家長聯繫、改聯絡簿,教師工作嚴重勞役不均。

 種種正在惡化的校園氣氛,讓老師萌生退意。在教改政策變動最頻繁的幾年,各縣市高中職以下退休老師人數明顯增加。二○○一年至去年,共計四萬五千名以上的老師退休(約佔十九萬老師的二四%,近四分之一退休),半數以上集中在國中小學。

缺乏教師評鑑機制
 到目前為止,教育體系並沒有明確的評鑑機制,老師難有教學與自我學習的動力。家長代表許永佳認為,老師清一色甲等的考績是個不合時宜的制度。只要請假未超過時數、沒有重大錯誤,老師的考績全是甲等。

 前陣子,台南縣政府想推動教師考核機制,立刻遭來教師團體的反彈,又胎死腹中。台北市中正國中校長黃仁相認為,「整個制度很難翻轉,沒有壓力,很難成長。」落實教育價值的靈魂工程師,原本豐厚的角色被異化;培育學生適性發展任務的學校,為數不少自我矮化為升學補習班。

 當教育體系無法抗壓並引導社會行進時,就只能接受被外在環境給吞沒的宿命。


(李雪莉 文/本文摘自《天下雜誌》395期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