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天下雜誌‧童書出版
關於部落格
  • 18515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【大偵探卡萊】分享與導讀:林格倫年的壓卷之作

 男孩天生喜愛冒險犯難,從種種的冒險行動中,突顯其好奇勇敢的本性。在冒險行動中,男孩為了克服與突破周遭的層層困難,必須藉綜合、歸納、演繹而習得推理,這也就是長期以來以推理為主的偵探小說深受歡迎的主要原因。隨著時代的變遷,在強調男女平等的今天,中外偵探小說中的角色已經不是男性的專利,故事中也常出現擅長推理、身手矯健、不亞於異性的女性或女孩。因此,偵探小說的讀者已無性別之分。但早期的少年小說中的主角,不論作者性別,都偏愛以小男孩為主角,林格倫的這一系列三本書也不例外。仔細閱讀,讀者會發現,雖然有了十分可愛的埃娃洛塔做為女主角,但真正的主角是卡萊,紅白薔薇軍共六人,女的只有埃娃洛塔一人。



 不過,這套書書雖然推出得早,故事內容只有一個女孩埃娃洛塔,但是她在《古堡裡的珍珠》就以「巾幗不讓鬚眉」的姿態出現,兩個男孩卡萊與安德斯對她佩服不已。《大草原兇殺案》》(2008年12月出版)當中,埃娃—洛塔替代兩個不能出任務的夥伴前往大草原,才發現屍體,並開啟了整起調查事件。《荒島上的間諜》(2009年1月出版)也是因為埃娃洛塔看到小朋友被間諜帶到車上,興起了保護孩子的念頭,偷偷跟上車,最後跟到偏僻的島上。卡萊和安德斯是後來才跟著去,之後三人同心協力,與間諜鬥智。林格倫筆下的埃娃—洛塔,並不那麼受到傳統角色的拘束。林格倫作品中的女孩向來非常特別,具有獨立、勇敢的特質,例如早期的長襪皮皮、以及後期強盜的女兒隆妮雅都是如此,埃娃洛塔也不例外。



 以孩子為主角的故事當然要契合孩子的習性與偏好,這一點對林格倫來說並非難事,因此讀者在這三本書中,看到了十三歲孩子生活中的共同之處。三個男女主角在假期中拚命享受童年之樂,組成小幫派,整天在外面遊玩,想從平凡日子中找到剌激與樂趣。卡萊的偵探之夢並非幻想。透過他的細心觀察,他總是能夠找到相關的線索,然後帶著好友安德斯與埃娃洛塔走上冒險之路,讓自已的童年充滿色彩,不至於空白一片。孩子們儘管頑皮,但家長依然對他們具有強而有力的約束力。孩子總是乖乖地把父親交待的工作做完,才敢放心去玩,但到了吃飯的時候,必定準時回到自已家裡用餐。孩子生活習慣的養成有賴於父母親的堅持,這三本書做了很好的示範。書中的父母親從未打罵孩子。他們雖立下規矩,但親眼目睹孩子的頑皮好玩模樣,根本就是自己童年的翻版,也就無法發脾氣了。



 如果我們依照順序細讀《古堡裡的珍珠》、《大草原兇殺案》(2008年12月出版)與《荒島上的間諜》(2009年1月出版)這三本書,必定會發現林格倫是由簡入繁,人物、情節、衝突、高潮盡是如此,小讀者由第一冊讀起,便會有進階的感覺,但絕不會讀不下去,反而愛不釋手,急著要知道故事的結局。雖是偵探性質的作品,卻找不到血腥的畫面、殘忍的描述。林格倫了解孩子想看的是一個緊張精彩的故事,而不是要看作者如何玩弄形式。她採用傳統的全知觀點來突顯內容的深遠,這種想法還是沿用莎士比亞、狄更斯、托爾斯泰等大師的手法。加上林格倫對兒童習性的了解遠遠超過同一時期的一般作家,孩子會覺得這是我身旁朋友的故事,容易產生認同、頓悟與洞察的作用,甚至更進一步有了移情作用的可能。



 對林格倫來說,進出寫實與幻想並非難事。在【大偵探卡萊】系列中,作者設計了一個主角卡萊的假想伙伴,來刻畫卡萊的心理反應。也許有人會認為這樣一來似乎破壞了寫實的本質。但實際上,林格倫是藉此展現孩子冥想與幻想的本能。大人由於耽溺於現實生活的追求,早已失去冥想與幻想的本能,林格倫只不過是重現這種本能而已,大人應該重返童年,再度淺嚐冥想與幻想的滋味與喜悅。我們可以說,林格倫其實只考慮如何把故事寫好,她深信內容勝於形式,這三本書再一次展現她如何在現實與想像之間取得平衡。





更多關於【大偵探卡萊】的介紹>>>


更多關於作者林格倫的介紹>>>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